您好!今天是 2024-03-28
站內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名郡東海 > 史海鉤沉
陳毅與白塔埠戰役
作者:東海史志網   發布時間:2021-07-15 09:33:03

 

1947年2月6日,在江蘇省連云港市東?h白塔埠鎮發生了一場戰役——白塔埠戰役。這場戰役由陳毅親自指揮。陳毅任司令員的華東野戰軍活捉郝鵬舉,并殲敵6000人。
 
郝鵬舉原是西北軍馮玉祥的部下,抗日戰爭時期,認賊作父,投靠了大漢奸汪精衛,當上偽中央陸軍將校訓練團副團長、偽淮海省省長兼保安司令,盤踞在徐海一帶,為虎作倀,作惡多端。日本投降后,郝鵬舉搖身一變,又成了國民黨軍第23集團軍新編第6路軍總司令,即被派往“剿共”前線臺兒莊。面對身后是國民黨裝備精良的正規軍,身前是英勇善戰的強大的新四軍、八路軍,郝鵬舉左右為難,進退維谷。進則充當蔣介石的炮灰,被人民軍隊消滅,退則為國民黨所不容。在走投無路,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欲向我投誠,另謀出路。山東軍區和陳毅司令員根據黨中央“爭取中間勢力起義”的指示精神,表示歡迎郝部起義,進入解放區。為配合山東解放區的爭取工作,華中軍區政委鄧子恢也派趙卓如做郝部主力第1師師長乜庭賓的工作。此后不斷派敵工干部與郝鵬舉接觸,闡明中國共產黨反對內戰,擁護民主的政治主張,指出郝的處境,分析戰與和對郝之利弊,以更加促成郝鵬舉率部起義投誠的決心。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后朱克靖被任命為新四軍秘書長,隨新四軍北上到達山東。在這期間,國民黨集團軍總司令郝鵬舉的思想恰好發生了動搖,他認為蔣介石有把自己當炮灰的嫌疑。而郝鵬舉正是朱克靖在蘇聯留學時期的同學,得知郝鵬舉的心理變化后,朱克靖主動接觸郝鵬舉。在朱克靖的爭取下,郝鵬舉正式脫離蔣介石,成立華中民主聯軍,宣布退出內戰,并且任命朱克靖為華中民主聯軍政治委員。朱克靖,1895年生于醴陵,1919年考入北京大學,1925年,任國民革命軍第三軍黨代表兼政治部主任。1926年7月,他被武漢國民政府任命為江西省政府秘書長,南昌起義后,任第九軍黨代表?谷諔馉帟r期,先后任新四軍政治部顧問兼軍部戰地服務團團長、蘇中三分區專員、浙西行政公署主任等職。解放戰爭初期,任新四軍秘書長、山東野戰軍聯絡部部長。
1946年,在陳毅的爭取和敵工干部的策反下,走投無路的郝鵬舉率4個師、1個特務團兩萬人在臺兒莊起義。郝鵬舉的率部起義,在當時反響很大,首先說明這支部隊拋棄了蔣介石賣國反人民的死路,走上了愛國為人民的光明大道;其次對當時仍留在蔣介石營壘里,而對自己的前途懷有一些顧慮的雜牌軍隊,至少起到了暮鼓晨鐘的警示作用;此外郝部這一行動,對蔣介石的內戰陰謀無疑是當頭一棒。在當時,對華東乃至全國都有一定的影響。
郝部起義后,陳毅司令員首先接見了郝鵬舉,歡迎他棄暗投明的義舉,并和他商定,將部隊開往解放區莒縣駐防,接受整編。為團結教育改造這支部隊,促其迅速向革命方面轉化,陳毅又指示濱海地委,要教育當地干部群眾,對待起義部隊要以誠相待,協助黨對起義部隊的團結教育改造工作。濱海地委立即召集莒縣縣委書記孔福亭、縣長王子謙等人開會研究接待工作,并向郝部駐地城陽、沭西、陵陽3個區委布置了接待任務。駐地的黨政機關和群眾盡最大努力,把房子讓出來,整理鋪草,打掃庭院,歡迎部隊進村,并送茶送水,處處提供方便。后來郝部一部分防地移駐隴海鐵路路北東?h境內。路北東?h黨政領導不僅去部隊駐地慰問,還調集大米、白面供應起義部隊,而共產黨地方部隊全部供應粗糧,使民主聯軍大多數官兵深受感動。但仍有些官兵惡習未改,對待群眾態度粗野,甚至隨意拿群眾財物,有的下級軍官大耍流氓作風。因此,引起部分群眾對民主聯軍逐步冷淡。有些群眾背地議論:“這哪里像咱們的隊伍,和漢奸、國民黨兵差不多。”縣區領導發現這一情況,為了認真執行上級指示,反復向群眾做好宣傳解釋工作,以大局為重,爭取把這支隊伍早日轉化成八路軍、新四軍式的人民軍隊。為了教育改造這支部隊,山東軍區在郝部起義后立即派出了以新四軍聯絡部部長朱克靖為首的聯絡人員進入郝部,并任命朱克靖為民主聯軍政治部主任,常駐郝鵬舉總部,幫助他們解決所遇到的實際問題,以八路軍、新四軍的光榮傳統去影響和感化起義官兵。接著,于2月又派第二批干部到民主聯軍中去工作。在第二批干部出發前,陳毅司令員交待說:“郝鵬舉是一匹烈馬,他有進步的一面,也有反動的一面,我們一定要做好兩手準備,既要從壞處著想,又要向好處爭取,盡最大努力,騎好這匹烈馬。”朱克靖曾經在《大眾日報》發布文章,總結到郝部改造部隊的情況。他寫到:“郝將軍常謂我軍自到解放區后,不但健壯了體格,一個個鍛煉得鋼筋鐵骨,肥肥胖胖,而且精神上得到了天上的安慰和快樂。”
1947年1月9日,郝鵬舉以紀念起義1周年為契機既在報上發表紀念文章,又對下發表演說,大吹大擂,口口聲聲反對內戰,擁護民主,同時把部隊向海州一帶移動,揚言要“包打海州”。但與此同時,他又秘密委派其親信到徐州找國民政府國防部參謀總長陳誠密談,后又親赴徐州與陳誠進一步密談,以反共反人民為條件,與蔣介石進行骯臟的政治交易。蔣介石委任郝為國民黨第42集團軍司令兼魯南綏靖區司令長官。郝以為撈到了金條,更加刺激他反共投蔣的決心。
郝鵬舉老奸巨滑,玩弄兩面派手法,與蔣介石暗中勾結、策劃叛共投蔣的陰謀,新四軍對此早有察覺。新四軍軍長陳毅及時派人并寫信、打電報,再三規勸郝不要出爾反爾,喪失人格,背叛人民。接著,陳毅又以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膽略和氣魄,輕車簡從,突然直趨郝駐地徐班莊,對郝和他的上層人士開誠布公,曉以大義、陳述利害,詳細講述了當前形勢和國民黨軍必敗、我軍必勝的前途。希望他們認清形勢,識大體顧大局,不要被蔣介石氣勢洶洶、貌似強大的表面現象所迷惑。陳毅還堅定地明確表示,只要郝堅決站在人民一邊,我們黨和人民是不會虧待的。如果仍不合意,還是要走,我們也不勉強,“來則歡迎,去則歡送”的態度不變,不要忘記當時的君子協定,意思是指什么時候走,告訴我們一聲,我們一定以禮相送,并將我們派去的同志安全地交還我們。之后,新四軍副軍長張云逸等又赴徐班莊對郝繼續做規勸工作。然而郝出于其反動本性,仍執迷不悟。
1947年1月,郝鵬舉擅自將其部隊南調,開至白塔埠一帶,叛變投蔣的企圖更加明顯。陳毅仍不輕易放過對郝部挽救的最后一個機會,立即警告郝只有站在人民一邊才有出路。否則,投蔣充其量只能給蔣增加一個獨裁的殉葬品而已。而郝仍一意孤行,最后走上了自絕于人民的投蔣死路。
1947年1月27日,郝鵬舉率部公開叛變投蔣。陳毅警告郝鵬舉迅速遠離內戰戰場,不要進攻解放區,并送還我們派去工作的同志,真是做到了仁至義盡。而郝鵬舉為了表明其忠于蔣介石和反共反人民的決心,不但不聽勸告,還背信棄義,冒天下之大不韙,將新四軍派到郝部做工作的原新四軍秘書長、聯絡部部長、到郝部任政治部主任的朱克靖扣留,先后關押在徐州、蘇州,最后押送南京,作為投靠蔣介石的晉見禮。朱克靖被敵人監禁后,面對敵人的軟硬兼施,堅貞不屈,他在獄中所作的一首詩中寫道:“一顆為民心,萬古終不泯。壯士非無淚,不為斷頭流。身心為黨國,一死何足愁。”表現了一名共產黨員的浩然正氣。朱克靖被逮捕之后,蔣介石派出朱克靖的熟人對他勸降,不過都被朱克靖義正言辭拒絕。為了勸降朱克靖,蔣介石甚至親自出馬,前后三次請朱克靖吃飯,令蔣介石沒想到的是,朱克靖依然拒絕了蔣介石。1947年10月,國民黨特務將朱克靖在南京郊外用繩索秘密勒殺,然后毀尸滅證,犧牲時年僅52歲。此外,郝逆還置遠離內戰戰場的警告于不顧,進攻解放區,搶占了路北東?h的苘莊湖,駝峰、魯蘭等村鎮,并在茼莊湖無理扣留了路北東?h參加糧食工作會議的干部和河南區的干部100多人,還接連出兵石榴樹、劉灣子,向路北東?h民主政府駐地進攻。
為了嚴懲叛逆郝鵬舉,并借以誘使從新安鎮進攻臨沂的國民黨軍東援,創造殲敵戰機,華東野戰軍司令員陳毅決定發起白塔埠戰役,華東野戰軍第2縱隊接受作戰命令后,于1947年2月3日晚率領3個師由山東郯城出發,頂風冒雪,晝夜兼程,5日晚,第4師隱蔽于臨洪鎮西北,第5師、第6師同時到達韓家湖及其西南地區。6日晚,華東野戰軍第2縱隊向郝逆發起攻擊,第4師、縱隊特務營、濱海第1團和武工隊擔任主攻,第5師、第6師實施圍殲,7日晚,活捉了郝鵬舉,并迫令其部屬全部繳械投降,白塔埠戰役遂告勝利結束。此次戰役共殲滅郝總部和第2、第4師共6000余人,俘虜了第3師師長,活捉了郝鵬舉。白塔埠戰役的勝利不僅解放了路北東?h東部大部分地區,鼓舞了濱海廣大黨、政、軍、民的斗志,同時給進攻臨沂的敵人也是一個有力的打擊,為北線萊蕪戰役的勝利起了重要的作用。
 
郝鵬舉就擒后,于2月13 日被押解至臨沂東南坡莊時,要求謁見陳毅司令員。陳毅仍寬大為懷予以接見,并嚴辭斥責了其背信棄義自絕于人民的無恥罪行,寫下了《示郝鵬舉》詩一首:“教爾作人不作人,教爾不茍竟狗茍。而今俯首爾就擒,仍自教爾分人狗。”然而逮捕后郝鵬舉沒有半點悔改之意,在押解途中遇到國民黨飛機轟炸阻擊時乘機逃跑,被新四軍押解戰士擊斃。
免费观看东京热无码,夜夜操无码国产麻豆,精99久中文字幕人妻,日本乱人伦中文三区